service phone

Design Works 1

service phone

九一八事变后的李顿报告书和日本退出国联

文章来源:admin    时间:2022-09-14

  

  在历次战争中,舆论和宣传领域都是重要的战场。如何正确地把真相传播出来,以争取到更大的支持,是各方都必须争取的事情。在九一八事变发生以后,中日双方围绕着国联派出的调查团,开展了一系列的斗智斗勇。当时双方斗争的焦点,是如何让中国的重要证人马占山将军和调查团见面,以揭穿日本的侵略真相

  当时为了联系上调查团,马占山一共派出了两位使者,分别是王子馨和姜松年。王子馨不幸被日本人发现,最后被凶残的日本特务装在麻袋里,从六层楼丢下去牺牲了。而姜松年则见到了调查团,转交了部分证据。

  在此之后,国联调查团就开始寻求直接与马占山见面。1932年5月14日,调查团长李顿亲向伪满洲国外交部总务司长大桥忠一(当时日本控制了满洲国的外交)呈交了一封信,内称:

  “我们已明确地说过,准备赴黑河采访在北部揭扬中国政府旗帜的马占山大校,日本方面不希望我们与马占山会面,他们是这样考虑的,希望我们早一天离开哈尔滨,不要去‘鼓励背叛者。可是,我们正是要会见马占山才来到这里,哈尔滨是个搜集情报的很好的地方,请允许我们不久就能够成行。”

  当然了,这日本人正在千方百计隐瞒真相,怎么会让调查团光明正大去见马占山呢?5月19日,当时伪满洲国的外交总长谢介石,直接呈交给李顿调查团一封措施强硬的警告信:

  “贵团之来满,大有影响敝国之治安者,业经我代表向贵团哈斯书记长郑重声明,然近来哈尔滨及呼海路沿线如斯匪贼猖獗,可以视为因贵团欲与马占山会见而发生也……特向阁下忠告,如阁下不顾敝国之所感而采取自由行动,则敝国为维持治安起见,当取相当之处置,特此知注。”

  要知道当时调查团的行程和安全,可是全靠日本人安排的。这人在屋檐下,那是不得不低头的。因此李顿调查团当时不仅没有据理力争,还专门出了一份备忘录向日本人解释道:

  “我们为什么要会见马占山呢,我们想在此表明真意,关于满洲的现状,有各种各样的主张,我们认为,还不是下结论的阶段,我们考虑要倾听各个方面的意见,所以,就像会见满洲国政府的首脑一样,也希望给马占山将军发言的机会,这一点请勿误会。”

  于是从表面上看,李顿调查团准备赴黑河面见马占山的希望完全落空了。其后日本人更是变本加厉,连全团去齐齐哈尔的要求也拒绝了。日本方面只允许5人乘坐轻型飞机去齐齐哈尔,李顿只能带着大多数成员返回了沈阳。

  但是实际上,调查团这次是用了一个瞒天过海之计。他们表面上遵从日本人的安排,其实却暗中派出了一位美国记者,一位瑞士记者到海伦面见马占山本人。据当时参与其事的瑞士记者、后来出任瑞士驻美和驻苏大使的李恩特回忆:

  我与美国《》的记者斯奇尔,在一名懂英语的中国人的陪同下,悄悄离开哈尔滨,两人都装扮成传教士骑马北进,至于到何处去会马占山一无所知。三人骑马在原野中行进,有时会出现中国士兵盘问,回答“会见马占山”,士兵就告知“向北”,我们走了大约一周左右,在一个村庄(据杜海山回忆,这个村庄位于海伦县,名三门谢家),一位农民打扮的人出现在面前,此人自称“我就是马占山”。这以后,二人对马占山进行了几日的采访,了解了大量在哈尔滨无法得到的信息,特别是马占山率领黑龙江军民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实际情况,以及东北人民坚决否认伪国,决不做亡国奴的严正态度。

  调查团的这一招法,让日本人大感意外。直到两位记者已经和马占山见面之后,日本特务机关才接到驻哈尔滨领事馆长冈领事的报告,内称“5月27日左右,瑞士记者李恩特(译音)骑马在支那人向导下,为视察战况北去而失去音信,鉴于内地的不安状态,应注意其安否”。其后不久,他们又截获了马占山发给北平万福麟的电报,称“调查团派来新闻记者李恩特和斯奇尔(译音),已向其提供了必要的资料”。这日本人掩盖真相的图谋,彻底失败了。

  而这日本特务恼羞成怒,李恩特等二人返回哈尔滨后,瑞士记者李恩特(姜松年记作林特)立即被日本人逮捕,后经多方交涉方才放还。而美国记者斯奇尔当时正和美国领事吃饭,躲进美领馆才逃过了这一劫。

  当时的李顿调查团,一共在东北呆了一个半月的时间。在调查结束之后,调查团于6月5日返回北平,8月20日开始写报告书,9月3日完成报告书签字署名,9月5日离开北平返回欧洲。1932年10月2日,《李顿报告书》正式提交到国联,标志着调查正式结束。

  这《李顿报告书》共148页,约10万字。其内容主要是:承认“日军在该晚的军事行动不能被视为一种合法的自卫行为”,认为“满洲国”的出现是和日军及日本政府的活动分不开的,“满洲国”脱离中国独立也不是当地人民的想法,而是日军以武力强加的。

  而对于问题的解决办法,报告书也给出了建议。但是在这时候,报告书又露出了西方人一贯的不切实际和两面派作风。报告书一方面揭穿了真相,要求一切退回到“九一八”事变以前的状态,另一方面却又主张中日两国都从中国的东北撤出武装力量,东北脱离中国,成立自治政府。

  而此时距离九一八已经一年多,东北沦陷已成事实,伪满洲国在日本扶植保护下已经牢固。这样的建议,毫无疑问是不具有可操作性的。因此该报告书虽然内容详实权威,但是其实质只是一份仲裁书,没有任何的强制约束力,无法申请到国联的真正援助。

  但是当时的日本政府,已经被占领东北的“辉煌胜利”冲昏了头脑,他们就像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,对于自己刚刚抢到的新玩具视若性命,直接开启了打滚撒泼的模式。日本先是让满洲国向国联申诉,以伪满洲国外交部长谢介石的名义告诉国联,“满洲国的独立是一个不争的事实”。翻译成大白话就是:孩子都已经生下来了,你不认也得认!

  而其后日本自己也亲自披挂上阵,向国联递交了长达76页的辩驳书,并且以退出国联相威胁。在这个时候,列强的真实嘴脸就露出来了。他们纷纷赞同和为贵,提出了东北主权在中国,但在东北实行门户开放的“自治”政策的办法。简单来说就是中日“携手”开发东北,同时东北应该雇佣外国顾问,把东北置于国际共管之下。换句话说,就是我们认可你日本吞并东北,只需要给中国一个面子保留名义上的主权,实际还是属于你,不过你不能自己吃独食,要拿出来部分利益给大家分分。

  要说这个提案呢,那已经让日本人得到了最大的实惠,见好就收那是最优选择。但是当时的日本政府已经军国主义化,那些陆军“马鹿”们对于抢钱抢地盘看得比天都大,要的就是吃独食连点汤都不给别人留,因此对这一方案是坚决反对的。当时曾任“满铁总裁”的日本外相内田康哉甚至大放厥词,他在日本帝国议会上嚣张异常的表示:即使将日本列岛变为焦土,也不放弃“满洲”!

  于是1932年12月召开的国联大会上,日本的“全权代表”松冈洋右直接强烈反对该提案,而且在演讲中还把日本比作耶稣,声称“虽然欧美国家要将日本钉死在十字架上,但正如耶稣在后世会为人所理解一样,日本的正当性也一定会在日后得以彰显!”

  日本政府的这种嚣张态度,自然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强烈反感。于是在1933年2月24日,国联大会以42:1的压倒性投票结果,通过了否认伪“满洲国”合法性的声明,要求日本从东北撤军。而这个时候,恼羞成怒的松冈洋右又开始东拉西扯:

  为拖住新生的苏联,抵御布尔什维克的在远东的扩张,日本建立满洲国不顾流血牺牲打头阵,却得不到欧美等国的理解!如此一番慷慨激昂之后,日本代表团立即全体退场,并于1933年3月27日发表通告,正式宣布日本退出国际联盟。

  纵观九一八事变之后发生的舆论战,在争取国际同情和配合国联调查上,中方做得还是可圈可点的。而日本方面则表现得像个任性的孩子,抢了别人的玩具不仅不归还不道歉,还压根不承认玩具是别人的,甚至对别的孩子也要“玩一下”的要求,直接一口回绝。这种毫不掩饰的“吃独食”行为,直接就犯了众怒。而日本对此的回应居然是“我不跟你们玩了”,直接退出了国联。

  从这以后,日本就退出了主流国际社会,走向了一条被日渐孤立的道路,也一步步滑向了军国主义的深渊。战争可不仅是军事行为,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虽然利用国府高层的不抵抗政策,意外地取得了军事上的完胜,但是在舆论战和宣传战领域,他们却因为自己的嚣张个自负,最后输了个一塌糊涂。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“打飞机” “” “” “” 等究竟算不算卖淫嫖娼?司法解释这样说....

  卸任2个月后落马“云南虎”被逮捕,通报中现罕见提法! 曾痛批老上级秦光荣

  不好!俄军苏-30SM“敏感设备”被乌克兰缴获,连累了中国24架苏-35SK?

  想啥呢?孔蒂全场仅1换人+终场丢2球 线天!神童出战北爱联赛杯 创英国成年队纪录

  2023U.S.News美国大学排行发布:普林斯顿第12年登顶,哥大跌至18

地址:     座机:    手机: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    技术支持:凯发娱乐传媒    ICP备案编号: